VOIDGAZER

策展人

朱樂庭


參展人
朱樂庭  霍梓航  李錦青  馬屬真

7K3A1909.jpg

      Voidgazer——凝視虛空的人。

 

        藝術史學家巫鴻指出,懷古是一種普遍的美學體驗。[1] 古物、古建築等人造物凝聚時間價值(age value),以其殘缺美暗示它曾經輝煌的整體,以其敗朽提醒人往昔不可留,是象徵逝去的載體、符號與紀念碑。廢墟是中國詩詞文學中常用的意象和靈感,雖然在「懷古詩」等文學作品中對廢墟的描寫甚多,然而,歷代中國人並不用視覺形式表現廢墟:在中國繪畫中,表現建築廢墟的寫實圖像幾乎不存在。[2] 巫鴻提出這是因為古代中國對廢墟的理解是建立在「消逝」(erasure)的概念之上的。廢墟所指的常常是木質建築結構的消失了所留下的「虛空」(void),而正是人對「空」的這種凝視引發了對往昔的哀傷。[3]

 

        廢墟是歷史的物質性遺存,文字則是歷史記憶的延伸。每一本書都可以經過改寫;每張圖畫經過重繪;每個日期都隨意修訂;雕像、建築可以換了名字,或逐一消失。這種偷天換日、改頭換面的工作,可能每天、每分、每秒都在進行。歷史物質或文字痕跡消逝後形成的虛空,是一場悼念、一個主觀想像、一座無形的紀念碑佇立。在虛空中凝結著歷史的是觀 者的記憶和感悟,而不是荒廢建築等有形之物,它被觀者賦予一種「主觀的實在」(subjective reality),形成一個特殊的、 可感知的「現場」(site)。在此可借用巫鴻對「虛空」之詮釋:「......激發情思的是觀者對這個空間的記憶和領悟,而非可視、可見的外部特徵......面對著歷史的消磨所留下的沈默虛空,觀者感到自己直面往昔,與它絲絲相連, 卻又無望地與它分離。[4] 正是人對虛空的這種凝視引發了對往昔的哀傷。面對著歷史的消磨所留下的沈默虛空,視線中某個熟悉之物消失了。在凝視虛空、回憶與想像間,可能只有記憶能夠填補眼前歷史痕跡的遺失。在這次展覽中,參展者作 為「凝視虛空的人」探究歷史痕跡消逝後的虛空,以作品表現時空的轉換、處境的轉變、觀看的經驗,展現「轉瞬即逝與綿綿不絕、毀滅與存活、消逝與可視可見之間的張力」。[5] 

       展覽由父輩的自白開始:回憶時,雙眼似是在凝視,映入眼中的卻不是眼前物像,而是記憶之回播。〈授勛〉重現了父親的回憶;〈無期〉平淡安然的風景,反映那個年代種種的無奈。〈聖像一〉在此詢問,我們是否能辨清我們所崇拜之 物的本質?〈入又廣場的部份拓印〉〈口〉不約而同地紀錄了中文大學入又廣場的虛空,銅像被移走後的空廓,僅餘下一個方框的痕跡暗示她曾在此,但在方框之上所凝聚的是由人的記憶形成的一座無形紀念碑。然而,歷史的種種毀滅與存活,終究是循環往復,〈聖像二〉〈遁逸者〉〈Excel〉〈Moving in Excel〉均寄語我們能夠以精神超越體制、物質與時間的藩籬。因為在時間下難盼永恆,我們都只能是歷史的過客。

[1] 巫鴻:〈廢墟的內化:傳統中國文化中對「往昔」的視覺感受和審美〉,載巫鴻著,肖鐵譯,《廢墟的故事:中國美術和視覺文化中的「在場」和「缺席」》,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,2017,頁17。

[2] 巫鴻:〈廢墟的誕生:創造現代中國的一種視覺文化〉,載巫鴻著,肖鐵譯,《廢墟的故事:中國美術和視覺文化中的「在場」和「缺席」》,2017,頁107。巫鴻觀乎公元前5世紀至公元19世紀的中國繪畫,僅有出自石濤(1642—1707年)、吳宏(1615—1694年)等人的寥寥幾幅繪畫描繪了荒廢頹敗的建築。

[3] 同註1,頁24。歐洲古代建築以石質為主,故得以恆久存在,具備一種特殊的「紀念碑性」,對古代廢墟的寫實描繪在18世紀歐洲繪畫中乃「吊古」的常用視覺語言。但大型石質紀念物直到1世紀才在中國流行,且建築物料以木為主;木質結構因其短暫無常的物質性,永不能與石質結構的堅實恆久比擬,故中國對廢墟的概念在於對木質結構消失後的「空無」。

[4] 同註1,頁28。

[5] Hans Frankel, The Flowering Plum and the Palace Lady, p109-110. 載巫鴻:〈廢墟的內化:傳統中國文化中對「往昔」的視覺感受和審美〉,2017,頁33。

VOIDGAZER

策展人:朱樂庭

​參展人:朱樂庭、霍梓航、李錦青、馬屬真

日期:2022年6月5日至2022年6月26日

​地點: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誠明館

Voidgazer floor plan copy_edited.jpg
7K3A1930.jpg

李錦青 LEE Kam Ching, Lewis
單頻數碼錄像 Single channel digital video
3' 05''
父親憶述起空白的那十年。
That ten years was blanked.

1

IMG_0378.jpg

李錦青 LEE Kam Ching, Lewis
授勛 Awarding

數碼攝影圖像 Digital photographic images
一組五件 A set of 5
20×25cm 每件 each
2022
那時候,每家的孩子都渴望從大人手中得到它。
Every child was thirsting for it in that time.

2

IMG_0377.jpg

李錦青 LEE Kam Ching, Lewis
無期 Far-off

油彩布本 Oil on canvas
60×90 cm
2022
遙遙的風景,無期的盡頭。
No one knew the destination.

3

7K3A1920.jpg

朱樂庭 CHU Lok Ting, Natalie
聖像一 Holy Statue I

石觀音像 Stone Guanyin statue
38×8×10 cm
2022
將石觀音像的表面特徵磨去。
The external features of a stone Guanyin statue was grinned off.

4-1

1cbfa92b-0fb4-49be-afd1-d8a859efe8a2.jpg
7K3A1941.jpg

霍梓航 FOK Tsz Hong, King
入口廣場的部份拓印

Ink Rubbing of the Entrance Plaza
水墨拓印紙本 Ink rubbing on paper
150×158 cm
2021
這方框是她留下的   
Her frame.

馬屬真 Tiff Chun
口 Opening

單頻數碼錄像Single channel digital video 
11' 19''
2022
「入口廣場」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缺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口
             
“Entrance Plaza”. 

 

​影片連結 Watch the video:https://vimeo.com/707658127​

5

6

work-83_edited.jpg

朱樂庭 CHU Lok Ting, Natalie
遁逸者 Evader
水墨拓印紙本 Ink rubbing on paper
62×207 cm
2022

7

7K3A1915.jpg

朱樂庭 CHU Lok Ting, Natalie
聖像二 Holy Statue II

觀音像粉末 Powder of the Guanyin statue
10×10×10 cm
2022
以石觀音像的粉末倒模成一個立方體。
The powder of the Guanyin statue was collected and casted into a cube.

4-2

7K3A1925.jpg

霍梓航 FOK Tsz Hong, King
Excel

數碼影像 Digital image
180×81 cm
2022
Excel 中繪畫了一份文件的QR code,以及獅子山。
The QR code of a document is drawn in Excel, as well as the Lion Rock.

霍梓航 FOK Tsz Hong, King
Moving in Excel

數碼錄像 Digital video
50×50 cm
2022
在Excel中重複移動的雜訊方塊。
Noise textured block moving in Excel repeatedly.

 

8-1

8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