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傳有緒
To the Provenance

        學習歷史,我們可能透過網絡、教科書、紀錄片等去了解。但這些資料是由誰編寫,當中的內容又能否盡信?每一本書都可以經過改寫,每張圖畫經過重繪,雕像、建築、雕像可以換了名字,每個日期都隨意修訂。這種偷天換日、改頭換面的 工作,可能每天每分每秒都在進行。除了永恆的現在外,什麼東西都不存在。

        主流歷史的陳述和編纂方式是縱向、線性且單一的。往往只有最具決定性、對後 世影響最大的人與事才值得被記載,其餘一切被視為旁枝。但歷史是立體的,在同一時空裏,無盡的事情正在發生,但只有寥寥幾樣被記載。

        主流歷史的書寫必然是片面,無論看教科書或是其他撰寫的歷史書,甚至文獻或歷史檔案,這些都並不代表歷史本身。只要歷史經由人的言語、視角去編寫、詮釋,就難免是主觀的,沒有一個紀錄可以盡信。如果過去還存在的話,那只能在無言的物件中看到

        展覽名稱「流傳有緒」來自於一文物收藏的概念,意指文物流傳、轉手的每一個 步驟都有明白無誤的標記、題款、鈐印、文獻檔案等的證明,其流傳過程明白、可靠。 從收藏的角度來說,收藏文物的精神其實就是在收藏歷史。此概念用於代表歷史的物件上亦然。自古至今,物件都有流傳的特性,一件物件在流傳過程中每每留下的痕跡或紀錄,其實就是記錄歷史、見證歷史的過程。透過檢視物件的流傳,發現物件上諸多的文化訊息,便能達到追本溯源,詮釋歷史的效果。

        在是次展覽中,參展者將融合藝術家和研究者的身分,面對象徵歷史的物件,梳 理零碎線索,在不同的史料中抽取邏輯線,並運用藝術語彙組合、詮釋及拼湊出更貼近歷史原貌的片段,藉此發掘歷史被遺忘的旁枝,或回應已僵化的主流歷史,顛覆主流歷史編寫恆常的單一性。重組歷史並不能只靠當權者的片面角度,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歷史的記錄者和書寫歷史的人,而藝術就正正為我們提供了想像和重現歷史的媒介,讓我們藉以進一步思考自身與身分和土地的關係,回顧過去,檢視當下。

流傳有緒

參展人:朱樂庭、徐雪慧、黎穎兒、劉莉、Bowen Sai

策展人:朱樂庭

日期:2021年6月5日至2021年6月25日

​地點: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誠明館

_DSC0399 2_edited.jpg
_DSC0499_edited.jpg

朱樂庭

堅尼地城石碑

水墨拓印紙本、石頭

2021

劉莉

No Replacements Found

相片、紙

2021

_DSC0491_edited.jpg
_DSC0696_edited.jpg

徐雪慧

牙香

水墨設色絹本

2021

「牙香」既是香港的暱稱,亦是香港原生樹奄。

_DSC0497_edited.jpg

黎穎兒

BENEATH THE SUN

相片、紙

2021

CC00.jpeg

Bowen Sai

Consent

Ink on paper, projector, the Basic Law

2021

Bowen Sai

Censored

The Basic Law

2021